会员:努力学习  等级:  点击:  2017-9-12

高中国语文课纲的文白之争昨天落幕,最后决议通过研修小组草案;主张增加现代文学比率、多元选材的作家朱宥勳,分析课审表决过程,认为“即使不是最佳结果,但也非毫无进展”。他表示,支持调降的都超过反对人数,但因弃权人数多,导致未达过半门槛,未来大势所趋,文言比率还是很有可能调降。

课审大会昨表决文白比时有4个修正动议,第一个提案是文言文比率全数删除,同意13票,不同意21票;第二个议案是文言文课数比率3年平均40%至50%,21票同意,14票不同意;第三案是除中华文化基本教材以外,文言文课数比率3年平均30%至40%,15人同意,9人不同意;第四案是文言文的课数比率每学期30%为上限,16人同意,13人不同意。四案皆未过半,通过研修小组所提草案,文言比率降至45%至50%。

朱宥勳认为,此次支持调降的票数比预期高,只是因为弃权人数多,没有任何一个方案达到过半门槛(23票),所以没有通过。即便弃权也可能是一种消极的否定,不过至少没有太多票数流向反对调降。就此而言,虽然这次还没有达到目标,倒也不必太灰心丧志,对于国语文课纲已是一大进程,距离达成也没有想像中的远。

“调整课纲是大势所趋!”他认为,依照目前进程,未来调降文言比率仍大有机会。国文课本若延续老旧的编辑方式,最终会扛不住学生的质疑,自然会被社会淘汰,食古不化的教材也会自动被边缘化。他指出,几年前台大医学系鬆口不採计国文,可见现行教材是否对学生实用仍是问号,至今还有许多学生不会写报告、自传。
   
  • ◆ 相关试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