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:努力学习  等级:  点击:  2017-5-19


受少子化影响,加上为减少人事负担,各县市对教师编制一向有员额管控。以恒春半岛为例,这几年虽然补了不少正式教师,但是代理教师人数还是不少。

恒春国小校长江国梁说,偏乡教师最重要的是热诚,这几年正式教师一直流动,只要服务年满就会有人请调,“这是没有办法的事”,延长服务年限是头痛医头、脚痛医脚。如果可以采真实评鉴,延长优秀代理教师的聘任期,甚至改善代理教师薪资,比延长服务年限更有助师资稳定。

垦丁国小校长黎毓辉表示,偏乡师资的流动率非都市可以想像,改为服务六年可以一试,考上的老师“一定要为孩子承担,至少六年”。

全国教师工会总联合会理事长张旭政昨表示,政府此举是不得已措施,但绑约六年实在偏长,建议给予适当的但书设计。例如于同一学校任满一学年,因结婚或生活不便,有具体事实经学校同意者,得申请介聘他校。

全国家长团体联盟荣誉理事长吴福滨则有不同看法,他认为偏乡老师流动率高,学生受教品质受损,初任教师满六年才可调动,可以接受。

此外,过去长期被忽略、“不山不市”的弱势学校,常不被视为偏远学校,资源甚至更缺乏。教育部次长林腾蛟说,这次修法明确定义偏远地区学校,包括交通不便、生活基础建设不足等,粗估符合标准约五百所。
   
  • ◆ 相关试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