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:努力学习  等级:  点击:  2017-5-6

年轻女作家轻生的悲剧,点出整个升学主义至上的扭曲教育结构。台北市大直高中公民与社会科教师黄益中直言,升学主义害惨太多人,普鲁士教育制度只会制造出一个又一个不会思考的机器人。

黄益中在新书《向高墙说不》中写道,1994年教改发动的时空背景下,每年有数以万计的年轻人困在重考班里填鸭背诵,这种靠一再死背产生的大学生,缺乏主动思考的精神,也不会有探索生活经验的热情,这些“菁英”将来毕业成了社会中坚,心里只会想着高度竞争、赚大钱,评定一个人价值的方式就是用金钱来衡量,并认为失败者就是因为当年不好好“读书”(实际上只是背诵教科书而已)。

黄益中表示,所以也许会看到一个画面:爸爸/妈妈在路上看到拿个大麻袋做资源回收的叔叔/阿姨,对着他的宝贝女儿说:“妹妹妳要好好读书喔,否则长大就会像那个叔叔/阿姨一样捡破烂。”更过分的或许还加上鄙视表情,然后牵着小孩快快远离垃圾桶。

“家长的观念不改,教改就只会愈改愈可怕。”黄益中表示,一窝蜂把学生送进大学,没有一技之长就毕业,以极低的薪水背负大量学贷,不知何年何夕才还得清。最后还要被长辈批评是不会存钱的月光草莓族。

黄益中认为,当前教育最要改的,是这个标准工业化生产、早已不符现代生活型态的普鲁士教育制度。台湾学生的上课时数已是全世界最久,扪心自问素质也不比别国强,结果就是学生睡眠不足(七成学生一天睡不到六、七个小时),毫无学习效率(因为科目太多或上课节数太多),又找不出时间让学生沉潜思考,最后又统统送到大学去(反正文盲也能念大学)。

黄益中批判的不只是现行制度,而是社会各界殷殷期盼的十二年国教课纲。他说,现在社会上,包括教育界,都有一种误解,虽然不满于现状,但若因此把希望完全寄托在即将上路的十二年国教(这个课纲的特色就是减少必修科目时数,增加选修特色课程),以为这样就能翻转僵化的教育,迎来新世代创意无限的学生,其实是不可能的。

以普通高中来说,必修科目还是高达21科,再加上一堆新冒出来的选修课程(这部分要教师们花时间自创,将来乱教、挂羊头卖狗肉的只会更多) ,黄益中说,他不认为学生需要上这么多的课程。最根本的做法还是“把时间还给学生”,一天上六节课就够了,剩下的时间让学生们读喜欢的书、打球跑步运动,甚至只是放空晒太阳都好。
   
  • ◆ 相关试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