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:努力学习  等级:  点击:  2017-4-14

3月底,教育部政务次长姚立德到立法院教育文化委员会专案报告,当日主题之一是“技职教育学用落差”,有立委拿出中研院调查,技专校院有14.94%认为所学毫无帮助,反而一般大学仅7.15%,当日所讨论的原因包括技职校院经费缺乏、少子化危机、再推五专学制、社会学历迷思等等。

这些确实是问题,但在“学用落差”议题上,是核心问题吗?

在“比较职业训练”、“比较技职教育”领域的国内外学术著作中会发现,虽然各国教育皆是由制度、模式、计画组成的复杂体系,但最核心部分仍在于教育制度是走向“美式”还是“德式”。

虽然很多人倡导台湾应该学德国学徒制,但事实上,我们是走类似美国的技职教育模式,它与德国模式差在哪里?就在“主体性”。

简单来说,美国模式的主体是“技职学校”,透过购置设备(如技职再造计画)、引进技术业师、产学合作(建教合作、产学训专班)等,强化学生实作能力;德国模式则为二元制(Dual System),由事业单位招收国中毕业生,依据劳动法规签订学徒契约,开始业界师徒制培训,再定期送到职校接受相关教育,所以德国模式除了是法制化外,学徒永远是“在业界学技术、在学校学国民基本课程及专业相关课程”,实务面上不会产生学用落差,职校也不必花大笔经费购置设备,却永远追不上业界。

“德国模式”实现了理想上“业界岗位成为教室的延伸。”

进一步探究德国模式思维,“企业并非拿出经费或拨出产能给在校学生使用,只是付给自家学徒的训练费用及员工薪水罢了!”这跟我们目前以学习、培育人才为主要目的的“建教合作”、“大专以上实习”、“18岁先就业政策”等性质不同。当然,德国还有资格证书、法规、德国工商总会、联邦教育训练研究所等等配套,完善整个人才培育制度。不过德国模式也并非没有坏处,如过早分流就是个大痛处,且让18岁以下青年过早进入职场,也不符合国际两人权公约的立场。


所以技职人才学用落差议题,是教育哲学与政策层次问题。目前我们已走向美国模式,就该加强推动业界自办内部员工训练,而不是在美国模式先天的弱点下,硬是要求技职学校解决学用落差问题,以及苛责企业缺乏社会培养人才责任。1

虽然各领域科系状况不一,但总体来看,技职再造第二期设备更新部分,技专校院50亿、高中职30亿,但职场技术日新月异,这些购置的设备,能够维持多久?更何况即将要进入技职再造第三期了。并非说不该补助技职校院设备,在过去台湾政府长期对技职缺乏投资的时空背景下,确实需要,但可以进一步思考国家人才培育资源投入的效益。

既然走向“美式”,享有延后分流选择权,却又想要“德式”的学用合一、企业培训人才,实在有点为难人,这思维也大大反应在经费的投入的选择上。

自从民国55年起的第一期人力资源发展计画至今,台湾职业训练在制度与法规研拟上,更吸取多国经验,如德国、日本、美国等。我们应该思考,在现有教育制度走向,如何适当的与职业训练配合,将学校课程、职能鉴定、职业训练、技术士证、企业训练岗位、非营利组织角色等等做更适切的协作,完善台湾实务性人才培育网络,才能真正面对“学用落差”的问题。
   
  • ◆ 相关试题